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句
思维的游戏
发布时间:2019-06-05
 

大约8年前的这个时候,我面临一个重要选择。当时已经修完了数学分析、高等代数、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微分方程等诸门基础课程,鉴于专业上的设置,需要选择一个数学学科在应用上的细分方向。

我当时正被格里高利·曼昆的《经济学原理》迷得神魂颠倒,因此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经济学方向。并且,在以后空荡荡自习室里的无数个夜晚,我利用所学的数学知识,放逐自己的思维,去思考索洛的经济增长模型、去思考莫迪利安妮的生命周期假说、去思考凯恩斯的流动偏好理论。

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时这些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胡思乱想竟然悄无声息的根植在我的生命里,对我的人生产生了无可估量的影响。这也正是我这篇文章想要讨论的问题:独立思考的重要性。

我们的思维正在被切割。时间的碎片化,甚至来不及去看完一本书。科技和传媒的发达让我们可以在别人的观点上更为高屋建瓴的发表自己的言论而很少会被质疑。思维产生理论,理论产生学科,学科孕育出知识,知识孵化出科技。不幸的是,我们把太多时间放在了这一链条的末端上,也就是常说的“拿来主义”。

回归思考的本源。2500年前,我们的祖先试图用金、木、水、火、土五行去解释这个世界,而在400年前,笛卡尔试图用坐标系解释这个世界。还有牛顿的“力”,法拉第的“电”,弗洛伊德的“梦”,爱因斯坦的“光”,这些思考,无论对错,唯物也好,唯心也罢,都闪耀着人的光辉。由此催生出数学、物理、哲学这些基础学科,久而久之成为现代教育的起源。

而现在,这些基础的学科在这个碎片化的社会里却被逐渐抛弃。究其原因,是因为它们离思考太近,离钱太远。科技拿来用就好,何必管它怎么来。至于什么观点思想,朋友圈一转发,加几句评论,无数人点赞,就是自己的了,来的快,来的实在,管它是谁说的。对基础学科和知识产权的漠视,正在让我们越来越浮躁,浮躁的基本不会独立思考了。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拿中美贸易战来说,我们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讲中国如何如何厉害,贸易战美国必输。明天又看到一篇文章,讲美国如何如何厉害,贸易战中国毫无还手之力。于是逢人就讲,贸易战中国不行啊,然后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别人的观点,然后别人说不是这样啊,你看中国在某某方面还是有优势的。于是,你的认知又再叠加上此人的观点,再说与第三个人听。可怕的地方就在此,我们没有自己的观点,即便有,所阐述的论据也是引用别人的观点。

再举个例子。比如美元一加息,国内很多专家会说股市有下跌的风险,大多数人或者将信将疑,或者随声附和。可能很少人会有如下思考:

第一层,利率增加,在美国内,因为储蓄利息的增加会使得更多数人把钱存进银行而引起消费的减少,而企业融资成本的增加会使得投资减少,消费和投资的减少会抑制经济增长,从而使得失业增加,因此找工作可能会比较难。而外汇市场美元需求的增加会使得美元汇率增加,从而对美国出口不利。联想到川普贸易保护的政策,自然心领神会,原来川普打的是组合拳。

第二层,对中国来说,美元利息的增加会使更多的美元流回美国,在中国持有人民币的投资者会卖出人民币换回美元,人民币会有贬值压力,而政府出于稳定人民币汇率的需要,会动用美元储备适当买入人民币,此举又会对外汇储备有压力。思维发散的人可能会联想到东南亚金融危机,索罗斯量子基金做空泰铢和港币的历史。联想到这会不会是美国贸易战下金融战的预演?

第三层,假如中国放任人民币汇率的下跌而不动作,中国的出口会因此收益,这也不难解释川普对中国商品增收关税的举动。然而汇率下跌最麻烦的是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会缩水,包括房产、证券、商品等。换句话说,原来我1美元买一个房子,现在只要0.8美元了,会不会引来国际投机商的抄底,搞不好房价短期内还要涨一波。思维发散的人联想到宋鸿兵的《货币战争》,可能还会说这会不会又是美国下一个减息周期对其他国家“薅羊毛”的伏笔?

举例只为论述观点,以上思考不管对错,皆是我自己花几分钟时间利用有限知识独立思考的结果。我们当然可以通过关注无数的微信公众号,浏览更多的头条来获取这些信息,最后加以拼凑组合形成自己的认知,然而这种做法结果极有可能是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远。

美国很多教授学者藏身于企业,因为企业注重基础的研发,使得他们有生存的空间。中国的教授藏身于学校,因为政府提供大量的经费支持研发,而企业更多的是利用这些研发成果在商业模式上大做文章。还有很多初创企业喜欢挂一个教授学者的名,最后不过沦为融资讲故事的门面罢了。

先秦时期,诸子百家,百花齐放。王守仁“陆王心学”被明治维新时的日本奉为圣经。马化腾知乎深夜提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

当我们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就会越来越心灵澄澈,会变得善良而非残暴,会变得公益而非行私,会变得独特而非重复。当中国的科技大片里能出现更多的数学教授、物理学家、历史博士、生物学者的时候,也许我们才能真正学会尊重知识。

克里斯托弗·诺兰有部电影被中国影迷奉为经典,译名很好,叫《盗梦空间》,但是它有一个更好的英文名,叫《Inception》。我也引用伏尔泰的一句名言作为inception,也作为本文的结束。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